这里是深町w。
沉迷小说沉迷游戏,热爱同人无法自拔。
原著党,博爱党。
设定控,设定控,设定控。
热爱名柯热爱Fate热爱全职热爱特摄。
持续声控中,沉迷色气音不可自拔。
最近沉迷名柯ing,柯南和新一都超可爱,紘汰也还是小天使,最后叶神苏苏苏。
一个时段沉迷一个圈,其他圈全搁置但不出。
Ps:其实喜欢的超多的但是不一定会去补,基础了解后就算是超喜欢设定or剧情但是有很大几率不会看,宁可重刷三遍看过的也不一定会去看一个喜欢设定但是未阅的剧/番。
懒癌&日常癌。
 

【攻晴/兽法】禁断の果実[上]

和配配的联文,综合了我们两个人的洞,我负责首尾,配配负责开车,这里是上半清水部分。 @盧·牆頭極多不想得罪人·德配
人物属于东映,OOC属于我。
请无视分割线,分割线影响阅读。
设定为攻介明确自己喜欢晴人,晴人在大家的陪伴中已经从阿历的影响中慢慢走了出来,开始喜欢上攻介了。
隐藏设定...隐藏设定当然在后半部分了这里怎么会放出来。

从武神世界回来已经过了四个多月了。
因为刚过完新年没多久,所以凛子还在江户,顺平也回家去了还没回来,攻介倒是沉不下来的性格所以早早来这边开始了野外生活,晴人也因为已经安顿好阿历的灵魂,所以没有急着带阿历继续旅行。
今天也是平静的一天,但是适应了平常大家都在的热闹生活反而显得现在只有两个人的面影堂太安静了些。
晴人正坐在沙發上就着咖啡吃着甜甜圈发呆,大叔亦在工作台低頭打磨着魔法石。
正當晴人快吃完時,攻介低頭摇摇晃晃地進來了。
「仁藤,怎麼了,面色不太好啊,生病了嗎?」晴人带着疑惑咬着甜甜圈走過去抬手摸攻介的額頭。
「好燙!」晴人立刻把甜甜圈放進紙袋去扶着攻介,「你還好嗎?仁藤?」
攻介只是眼神呆滯的,低著頭,紧抿着唇一言不發。
「仁藤?」晴人对此只能担忧地望着攻介。
突然,攻介撲上去把晴人按在柱子上,單手把晴人的手臂疊起,牢牢压制。
「攻介?!」晴人試圖把腳向前伸稍微推开攻介一点,但立刻就被攻介用右腿压了回去,令晴人整个人完全貼在柱子上。
然后攻介低下头舔了舔晴人的脖子,稍微带着点力的咬了下去。
晴人痛的闷哼一声「嗯,仁藤你到底突然在做什么啊。」
这时大叔也听到动静放下工具准备走过来。
然后晴人就看到攻介眼神清明了一点,听到攻介用微弱的声音叫他的名字「晴人...奇美拉牠...」
晴人立刻就明白了,追问攻介道「奇美拉怎么了?」
攻介微微晃着放松了对晴人的钳制「果实...研究...」
大叔刚出来还没弄清楚情况打了声招呼「哟,攻介来了啊。」就看到攻介摇晃着倒在晴人身上。
晴人扶着攻介喊「喂,仁藤!喂,你醒醒啊,真是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大叔立刻快步走了过来问「攻介这是怎么了?」
晴人无奈地摇摇头,说「完全不知道啊,说果实、研究什么的。」
大叔听了也是一脸迷茫「果实,研究?」
晴人对于这种状况也只能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先扶仁藤去楼上休息吧,他好像有点发烧的样子。」

------------------搬运什么的当然是通通略过啦,时间飞到晚饭过后------------------

晴人本来是想让攻介在隔壁客房休息的,但是为了更好的照看攻介最后还是准备让攻介在自己房间休息。
吃完晚饭后晴人回到房间,看着攻介苦恼的抓抓头发说「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就这么昏倒了,都在外面那么久了也不知道照看好自己吗,到现在还不醒过来,真是一个笨蛋蛋黄酱。」
因为已经攻介一直没有醒过来但是也睡得不太安稳的样子,而且天也很晚了,晴人就帮攻介稍微擦了下身子换了一套睡衣。
最后再帮攻介头上的毛巾换一下,全部忙完的时候晴人也微微出了点汗。
「嗯,今晚我就打地铺看着你吧,也差不多去洗个澡该睡了,很晚了啊。」晴人说完后去柜子拿出多的毯子开始铺地,铺完之后伸个懒腰便拿着睡衣去了洗浴室。

------------------你们以为我会让你们看晴人洗澡吗,想太多了我都没看过------------------

等晴人洗完澡出来,准备给攻介换头上的毛巾的时候,看到攻介微微睁开了眼。
晴人有一瞬感到了惊喜「攻介你醒了?」
攻介却是眼带迷茫地抓住了晴人的手,一用力把晴人拉上了床,然后覆身而上,就这么满眼欲望的看着晴人。
门口路过的大叔听到动静敲了敲门,问「晴人怎么了吗,突然咚的一声?」
本来以晴人的年纪这个时候也该开始懂了欲望,然而正在他还没学会欲望的时候就遇到了魔女之宴,之后便也没机会去了解了。
所以对于现在的状况,虽然晴人感到略微的迷茫,但是还是很快转过头看着房门回答道「没事,就是仁藤醒了。」
大叔听到后也就安下心来「哦,攻介醒了啊,大概就没什么事了吧,那我先去睡了,晴人你也早点休息啊。」说完就端着茶杯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晴人听着走远的脚步声回过来抬头看着攻介带着点开心和无奈说「笨蛋蛋黄酱,真是的不要就这么随便昏倒,会有人担心啊。」
对于这个的回答攻介只是慢慢低下头趴在晴人脖子边上蹭蹭,轻轻的叫着晴人的名字「晴人...」
晴人对此就更加无奈了抬手抱了抱攻介「嗨嗨,我在这里,突然这么撒娇让人完全不能拒绝嘛。」
攻介被晴人一抱,瞬间就回抱了过去,一瞬间的箍紧,让晴人只能更轻柔的对攻介说「仁藤,稍微放松点啊,我不会离开的。」

 
评论(7)
 
热度(15)
© 阡墨·寰羽|Powered by LOFTER